当前位置:主页 > 工作动态 >

李培林:革新开放近40年来我国阶级阶级结构的变

   经过近40年的开展变迁,到2016年,在全国13.7亿多人口中,有6亿多农民(乡村居民),占42.6%;而在全国7.7亿多从业人员中,有2.2亿多农民(农业从业人员),占27.7%。在近40年革新开放中,虽然人口总量添加了5.8亿人,但乡村居民和农业从业人员的相对数都增加了,比例数更是大幅度地增加。依据《中国乡村运营管理统计年报(2015年)》,2015年全国有26744个农户,耕作土空中积在10亩以下的占79.6%,10~30亩的占10.3%,30~50亩的占2.6%,50~100亩的占0.9%,100亩以上的占0.4%,未运营耕地占6.2%[6]。

   内容提要:革新开放近40年来,我国阶级阶级结构发作了深入变化,这些变化包括工人队伍绝后壮大,农民工成为重生力气;农民数量大规模增加,并且日趋分化和高龄化;专业技术人员成为中产阶级的主力;私营企业主成为广受关注的社会阶级;新社会阶级和新社会群体不时发生,等等。我国以后关于阶级阶级存在的一些争议效果,必需高度注重这种社会剧变带来的积极影响和面临的应战,正确处置现阶段阶级阶级关系要在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允正义等方面采取措施。

   关 键 词:阶级阶级  社会结构  社会变迁  革新开放  social stratification  social structure  social change  reform and opening-up

  

   革新开放初期的1978年,在我国4亿多从业人员中,第二产业从业人员6900多万人,占17.3%,第三产业从业人员近4900万人,占12.2%。如今近40年过去了,到2016年,在全国7.7亿多从业人员中,第二产业从业人员到达2.2亿人,占28.8%;第三产业从业人员到达近3.3亿人,占43.5%①。


   阶级阶级剖析,无论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树立时期,都是十分重要的效果。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国旗的五星图案,代表了事先阶级阶级结构的基本格式,即围绕中国共产党这颗大星的人民大勾搭,由代表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四颗小星组成。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一些社会阶级阶级逐渐消逝,阶级阶级结构出现复杂化趋向。

   1956年党的八大报告,提出“两个基本”和“一个主要矛盾”,即“我国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曾经基本上处置,几千年来的阶级剥削制度的历史曾经基本完毕”,“我们国际的主要矛盾,曾经是人民关于树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理想之间的矛盾,曾经是人民关于经济文明循序开展的需求同以后经济文明不能满足人民需求的状况之间的矛盾”[1]。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1956)和《关于正确处置人民外部矛盾的效果》(1957),都是在那个时期写成的。但是,1957年“反左派”妥协扩展化之后,提出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依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到1962年进一步强调,阶级妥协要“年年讲、月月讲”[2]。这些思想在“文革”浩劫中构成“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实际,在实际中带来极为严重的结果,招致经济和人民生活临时停滞不前[3]。1978年革新开放以后,我国武断地坚持“以阶级妥协为纲”,把全国的任务重点转移到经济树立下去,并实行了大规模的阶级阶级关系调整,如为几百万人摘掉“反革命”“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黑帮分子”“臭老九”的帽子,为几十万错划的“左派”摘掉帽子,为一大批人摘掉“地主”“富农分子”的帽子,为70万工商业者恢复了休息者身份,等等,从而极大地调动了广阔人民老百姓重庆的积极性[4]。革新开放初期,经过阶级阶级关系的调整,构成“两阶级一阶级”的阶级阶级格式,即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级[5]。

总的来看,我国私营企业绝大少数都还属于中小企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提醒了革新开放以来我国阶级阶级结构发作的深入变化,剖析了以后我国社会阶级阶级结构的现状以及面临的新状况、新效果,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调整阶级阶级关系的政策建议。

  


   革新开放以来,我国在经济社会方面发作两个严重转变:一是从单一私有制的方案经济体制,转变为以私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二是从农民占人口绝大少数的农业社会,逐渐转向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社会。随同着这两个庞大转变,我国社会阶级阶级结构也发作了极为深入而普遍的变化,原因由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构成的相对复杂的社会阶级阶级结构,如今越来越多样化、复杂化了,顺应于中国特征社会主义制度和现代化要求的社会阶级阶级结构正在构成。

   经过革新开放近40年的开展变迁,我国阶级阶级结构出现了以下几个方面的严重变化。

   (一)工人队伍绝后壮大,农民工成为重生力气

   随着工人队伍总人数的大幅度添加,工人队伍的结构也发作三个清楚变化:

   一是农民工成为工人队伍中庞大的重生力气,2016年全国农民工的总量到达2.82亿人。在整个非农从业人员中,扣除党政干部、事业单位从业人员、社会组织从业人员等之后,约占工人队伍的60%。虽然农民工的户籍身份还是农民,其文明教育水平和支出水平也低于工人队伍的平均水平,但他们成为我国基础设备树立、消费流水线、普通修建业和日常效劳业的主干支撑。

   二是效劳业工人的人数超越了工业工人,成为工人队伍中人数最多的局部。革新开放初期,效劳业工人是三次产业中从业人员最少的局部,而到2016年,效劳业工人的人数不只超越了工业工人,也超越了农民。特别是随着以通讯、金融、物流、电子商务、房地产为主体的现代效劳业的快速开展,一支与新技术、新业态亲密联络的,有别于传统体力休息工人的新型工人队伍迅速生长,人数已达数千万人。

   三是工人队伍中的国有企业职工比重较大幅度增加,其经济社会位置分化较大。革新开放初期的1978年,我国工人中大约75%是国有企业工人,25%是团体企业工人,简直没有其他一切制方式的经济组织。革新开放后的前十几年,随着经济的恢复和快速开展,特别是乡镇企业的崛起,国有企业的工人和团体企业工人都较大幅度地添加,但1995年是一个拐点,那时国有企业工人到达7000多万人,团体企业工人到达约3000万人。经过国有企业革新和多种经济成分的大开展,国有企业工人的人数大幅度增加,到2015年,全国6200多万国有部门从业人员中,扣除700多万党政机关公务员、3000多万国有事业单位人员等,国有企业工人实践已下降到只要3000多万人,团体企业工人也只剩下400多万人,而私营企业、港澳台资企业、外资企业和各种非国有控股的混合一切制企业的工人,到达近2亿人,其中私营企业工人1亿多人。

   这些变化也使得工人队伍的经济社会位置发作分化,现代效劳业、效益较好的国有垄断行业、与新技术新业态相联络的知识经济部门,工人的经济支出状况相对较好,而传统产业部门、去产能国有企业需求安排的工人经济支出次之,农民工的支出水平和社会保证水平相对较低。

一、革新开放以来我国阶级阶级结构的深入变化

   (二)农民数量大规模增加,并且日趋分化和高龄化

   革新开放初期的1978年,我国9.6亿人口中,有7.9亿农民(乡村居民),占82%;在4亿多从业人员中,有农民(农业从业人员)2.8亿人,占70%,是典型的农民大国。革新开放后,农民有了选择职业的自在,很多农民转换了职业,变成乡镇企业工人或管理者、进城农民工、集体运营者、私营企业主等。到2000年,农民占全国从业人员总数的比重下降到44.2%,不过由于从业人员总量添加了,农民的相对人数添加到3.1亿人(扣除领工资的农业工人)。

   农民阶级发作了几个大的变化:一是相当大局部的农业休息力特别是绝大少数乡村青年休息力,都转移到非农产业失业,2016年我国持乡村户籍、从事非农任务的农民工总量到达2.8亿人,其中以进城务工为主的外出农民工到达近1.7亿人;二是在务农的农民中,出现了一些从事种植、养殖、渔业、牧业、林业等规模运营的农业大户以及数量众多的兼业户,地道务农的小耕农的数量和比例都大幅度增加,完全靠几亩土地耕作维持生活的小耕农,成为乡村的和整个社会的低支出群体;三是留在乡村从事农耕的农民,出现高度高龄化,40岁以下的务农农民曾经很少了,假设不改动乡村的耕作方式和耕农支出过低的状况,耕农将无以为继;四是务工经商、从军、上大学、嫁入城市等似乎成为乡村孩子改动自身命运的主要渠道,地主、富农、中农、贫农等革新开放前仍作为乡村阶级剖析的“家庭成分”概念,曾经成为历史记忆。

   (三)专业技术人员成为中产阶级的主力

   专业技术人员是指在企事业单位和各种经济社会组织中从事专业技术任务的人员,是一个以教员、医生、律师、工程师、经济师、科研人员、记者、编辑、演员、作家、艺术家等为主体的职业群体。这个群体以高学历和脑力休息为特点,我国习气称之为“知识分子”,而在西方研讨社会分层研讨的文献中,他们通常被划为“新中产阶级”或“白领阶级”的重要组成局部,以区别于以小资本者为主体的“旧中产阶级”和以体力休息者为主体的“蓝领阶级”。

   我国的专业技术人员分散在各行各业,总的人数还不是很多。依照国度统计局失业分类来预算,1978年我国专业技术人员约1500万人,约占全社会从业人员的4%;到2015年,这个群体到达5000多万人,约占全部从业人员的12.5%。

   专业技术人员队伍也发作了一些重要变化:一是他们的政治位置提高了,不只不再是“被改造”对象或“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也不只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局部,而且成为知识发明和科技“创新”的主体。二是经济位置也清楚提高了,革新开放初期经济支出“脑体倒挂”的现象,即所谓“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现象,失掉基本改动,他们的平均支出水平已高于公务员的平均水平。三是这个在革新开放初期还简直是完全依托国度财政发工资的群体,如今其所在的单位,曾经分化成财政全额拨款单位、差额拨款单位和完全自收自支单位。如出版行业等一些事业单位,曾经转变成企业,全国公立高校的财政拨款大约占总经费支出的50%,全国公立医院的财政拨款大约只占医院全部日常支出的近10%。

   专业技术人员也面临着一些开展的矛盾。一方面,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民众对教育、医疗、文明的需求大大提高,教育、医疗和文明等事业日益兴盛,专业技术人员拥有了宽广开展空间,知识价值大为提高;另一方面,专业技术人员所在的非营利机构,在“创收”机制的驱动下,也出现某些行为歪曲,如趋利的倾向和所谓的“品德滑坡”。

   (四)私营企业主成为广受关注的社会阶级

   我国在20世纪50年代前期完成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之后,私营企业主作为民族资产阶级就不存在了。革新开放以后,私营企业主阶级从无到有,快速开展。依据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私营企业1908万户,私营企业主(投资人)3560万人,全国实有私营企业数量占企业总数的比重为87.3%;注册资本(金)90.55万亿元,占全国实有企业注册资本(金)的53.8%;全国私营企业从业人员1.64亿人,雇工人数1.28亿人。